首页 > 新闻 > 热点 > 正文

舌头在小豆豆上磨咬吸,鞑子刁不遇

女秀才  发表于:2020-06-24 23:23:50
    我叫刁不遇,说是叫「刁不遇」却也不是我的本名,而是老板娘给我起的名

    字,在那之前别人都叫我小鞑子,至于原来的名字我自己也记不得了。我只记得

    我是鞑靼人,从小就跟着爹娘在草原上牧马放羊。在我七岁那年,大明的军队杀

    死了我的爹娘,我也被一个姓梁的千户捉到龙门做奴隶。

    千户府里的人对我们这些奴隶从来都是非打即骂,只有一个老厨子对我很好。

    他可怜我年纪小经常给我些剩饭剩菜,后来就直接把我要到了厨房给他打下手。

    从那时起我就帮着他们杀鸡宰羊,说起来我的刀法也是从那时开始练的。

    龙门地处边关,鞑靼人时常会来打草谷,而梁千户也经常会到鞑靼人的地盘

    烧杀抢掠。这种事在大明边关也是司空见惯,但是梁千户和其他将军还有一点不

    同,除了抢夺牛羊之外他每次都会抓一些年轻的鞑靼女人回来宰杀。这家伙喜欢

    吃人肉。

    千户府里的其他厨子都嫌晦气,杀人的活就都交给了老厨子和我。后来我十

    二岁那年,老厨子一命呜呼,这活就全到了我手上。今天梁千户又要吃「烤全羊」,

    我又有的忙了。

    「小鞑子!这娘们就交给你了,老爷们先喝着,你小子手脚麻利点!哈哈哈

    哈。」几个厨子把一个五花大绑的鞑靼女人丢在专门用来宰杀的大号案板上之后

    就走了,他们也只敢在我这个小鞑子面前自称「老爷」了。

    那鞑靼女人看起来最多也不过二十岁,满头乌黑的头发用一根草绳胡乱系在

    脑后,一张脸满是惊惶之色。她的衣服早就被几个厨子剥光了,骑马牧羊的生活

    让她的身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草原女子特有的小麦色肌肤上还留着几道发红

    的抓痕和齿痕,两腿间一些白色的黏液说明了这些厨子刚才都干了什么。这些抓

    来的女奴是他们难得的娱乐,不过当时我还不知道这是什么,只知道这东西必须

    得洗干净。

    鞑靼女人双眼通红脸上还带着泪痕,她虽然不懂汉话但是被绑在肉案上傻子

    也明白是要做什么了。她哭着用鞑靼语求我道:「小兄,你也是鞑靼人吧,我

    求求你,你别杀我,我求你放了我,上天一定会保佑你的。」

    哼,笑话,上天要是会保佑我会让我全家死光?再说千户府戒备森严,就算

    我放了她也不过是再搭上我一条命罢了。这些年我早就见多了这种事,当下也不

    理她,只是将刀在磨刀石上哧哧蹭了两下。她还不死心,仍旧哭哭啼啼地向我哀

    求,我一边准备着待会接血用的木桶一边说道:「你死心吧,就算我肯放你难道

    你还能逃得出去吗?待会别乱动,要不然只会受更多的苦。」

    她听了我的话似乎也死心了,只是低声的抽泣,我用手指轻轻抚摸着她的后

    颈暗暗地数着骨节。她似乎也明白我在干什么,健美的身体因惊恐而有些颤抖,

    我突然伸手一指门外道:「啊!你看那是什么?」她吃惊之下抬头看向门外,却

    没想到那空荡荡的门框会是她在人间看到的最后一副画面。

    那时我年纪虽小,但这些年已经练出了一手不弱的腕力,这一刀砍下干净利

    落,她的人头还没来得及落地就被我抓住头发拎了起来,那惊愕的表情已经永远

    定格在了她年轻的脸上。鲜血从她被砍断的脖颈喷射而出,两条美腿一阵抽搐,

    挺翘浑圆的屁股向上一撅,一股淡黄色的尿液也喷了出来。

    我爬上案板,将她的双腿扛在肩上抱起,一只手挤按着她平坦的腹部以加速

    放血。这时她的胯下正对着我,穴口的白浊已经被失禁的尿液冲掉了大半,那刚

    刚经受了厨子们蹂躏而尚未闭的鲜嫩小穴随着肉体的抽搐而微微翕动,看上去

    就像一朵正在绽放的鲜花。那时我虽然还不懂男女间的事,但看着那可爱娇艳的

    洞穴也觉得一阵激动。

    那具美丽的肉体渐渐停止了颤动,颈口的血流也变成了滴滴答答的血滴。我

    为她解开绑缚将身体躺平,锋利的屠刀在她平坦的肚皮上一划,光洁的皮肤,柔

    软的脂肪,鲜嫩的肌肉,缓缓地向两侧滑落,一股内脏特有的气息扑面而来。我

    将手伸进她的小腹,柔软滑腻的肠子缠绕着我的手臂,仿佛仙女的手指抚摸着我

    的皮肤真是舒服的不得了,那种奇妙的感觉简直让人欲罢不能。三摸两摸之下我

    就捏住了她的直肠和肛门连接的地方一把扯断,将她的肠子整团扔进了早已备好

    的大木盆里。暗红的肝脏,深绿的胆囊,紫色的脾脏还有肾脏和膀胱也都被我一

    一摘下扔进了盆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猜你喜欢
热点排行(TOP5)
相关文章